调查|社区团购曝品控隐忧:599元买阿玛尼手表,难验真身

发布时间:2021-01-19   来源: 网络    


  受访者供图。

  一地鸡毛过后,社区淘宝又幻化出美丽气泡。

  而杨同(化名)一行人,正沉浸于在进账“烧钱补贴”的好时光,这也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捕捉巨头不存在以及角力的线索。

  作为十荟团河南的一名地推,杨同收入涵盖发展的团长数量以及来自团长业务的佣金。“十荟团个别月有奖励扶持,地推团队拓展100个以上的团长,奖励9888元,我一个月拉了几个团长号登记,就赚了1000多元”。

  互联网巨头杀进社区团购,跑马圈地依然是熟知的模式。

  2020年,疫情催生社区淘宝转入“复活赛”,美团、滴滴、拼成多多、阿里、京东等相继高调进场,从资本布局到亲自上阵,预示着投资大股东、组织架构调整等系列动作,烽火连天时,“互联网巨头别只惦记着几捆白菜、几斤水果的流量”却如若一剂清醒剂。多家互联网平台内部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从还包括社区淘宝经营在内的反垄断系列监管开始,各公司都是积极因应监管。

  不过,这场“菜篮子”赛马从未暂停,巨头在部分低线城市的布局网络已经平稳,除了高薪招兵买马,门店、团长、地推等已早早被争夺战“做到”。而记者调查了解到,部分小区甚至出现多名团长的饱和状态,此外、低价揽客、售价疑云依然不存在。

  抢滩

  争夺团长,地推的短命“闪电战”

  “你完全不必操心,洗我这个码随便登记一下,菜直接给你送过来,群我给你摸。”兼职赚、零成本、不操心成了许多店面商家被地引“劝降”的理由。

  刘丽(化名)在湖北经营着一家百世快递站点,目前兼职十荟团、美团优选的团长。

  “我都快烦死了,一天五六拨给人来我这里让我注册团长。”她表示,去年11月时,每天都有人骑车到快递车站,起初是闲谈,最终不会转到同一话题:能在我们平台注册个团长吗?

  日均三个地引登门拜访,持续了两个星期,刘丽的态度也从最初的“愿意听听怎么提成”改向为“赶紧轰走”。她告诉新京报记者,地推劝店主注册成平台团长时会给出诱人允诺,包括老大她运营,但“真正登记好了开始经营,人就不见了”。

  地引人员的不厌其烦,自然是薪资驱使。社区团购平台入驻城市前期,不会招募地引挨个找社区商家发放传单或口头介绍业务,资本摇动和巨头比拼所带来的压力层层加码,底层员工需要在短时间内抢走更多的资源。

  多多买菜四川地区地推专员招聘广告显示,地引成功邀商家入驻即可拿佣金,每单获利30元至50元,平均值日单量为10单至20单,日薪约为450元。

  十荟团河南一地区的地推人员杨同(化名)向新京报记者介绍,十荟团地引人员主要收入来源为两部分,一是地引人员团队当周所发展团长数量高于15人(每个团长每周订单总额需达200元以上),每个地推人员每周收益为50元除以团长数量;发展团长数量超过15人及以上,每个地引人员每周收益为70元乘以团长数量。

  另外,地推人员可以获得所有被发展团长佣金的8%,也就是说,团长一个月赚了1000元佣金,地引可以收入80元。杨同透漏,十荟团近期有奖励扶持,地引团队拓展100个以上的团长,奖励9888元。

  “这个月政策好,我又要开始好好腊了”。尽管杨同想捞一桶金,但派对并不长久。

  负责管理为盒马在华中地区招地推的人力资源人员王敏(化名)表示,头部企业不会做到招地引这一层级业务,一般会打包给专业的人力资源公司,同时,在某一城招地引时还会召募三家人力资源公司“赛马”。

  “这不仅仅是地推抢团长的事,人力资源供应商之间也会抢走合乎资质的,能做到团长和地引的人。”王敏回应,相同时间内抢走人更多并且质量更高,对供应商而言赚得越多。

  她表示,由于最终所需地引有限,这些人的工作生命周期很短。随着城市业务平稳,前期疯狂拿下的地引也不会随之解散。

  低价

  蛮横揽客仍不存在,新人一分钱能“薅羊毛”

  经过在各大平台几个月的思索,杨同找到了新的“商机”,他利用各大平台优惠差额,从低价平台进口商,让团长到另一个平台卖出,取得中间差盈利。“比如今天这个社区淘宝平台的黄瓜卖1元一斤,但是另外一个平台明天可能卖1.5元一斤,我竟然团队转手平台上较低价格的黄瓜给顾客。”

  杨同钻的正是平台烧钱补贴的漏洞。

  此次,低价竞争仍是互联网巨头们的踢法,多家社区淘宝平台发售低于市场价格的新人优惠活动。2020年12月24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十荟团平台找到,商家发售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新顾客,0.01元的新人专享可以卖到市场价6元至10元的卫生纸或市场价4元至5元的酱油等家庭日用品。除此之外,还有针对新人数额平均的优惠券。

  截至1月12日记者再次查询平台,“一分钱购得”活动改为0.1元-1元不等的新人专享优惠活动。当天,橙心替代性的新人专享优惠为0.01元供不应求500g黄岩蜜橘,一个柠檬等。多多买菜方面,首次下单全额返券,最高返40元。

  互联网平台砸重金进占社区淘宝,用户“薅羊毛”出了普遍心理。多名团长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所售卖的物品价格直接造成他们的提成不高,普通单价为2.98元的蔬菜,最多提成0.2元,而20元一瓶的牛奶,可以提成2元,冻品、肉类等高价格的单品会带来更多收入但也必须增加冰柜等储存成本。正式经营过程中,团长们明显能感觉到“顾客买的都是低单价秒杀的蔬菜水果等”。

  新京报记者调查找到,团长有各种提成方式,按订单比例抽取最为常见。

  “对团长是有其它照顾的,比如我们平台今天推出一个爆款,售价1元,限量100份,你卖出去100份就奖励160元,当然你也可以自己买100份,这样也能赚到60元。”十荟团河南某城市招商负责人杜平(化名)说道。

  社区淘宝佣金已逐渐透明,十荟团、兴盛优选、多多买菜、美团替代性等各平台团长佣金平均值为8%至10%,部分企业在不同地区的佣金会有所浮动,最高至15%。同时,部分平台在开城之际不会通过补贴、红包等方式更有团长,例如,多多买菜采取低补贴的方法,除了10%至20%的团长佣金,每日门店下单人数约20人,团长还可获得20元现金奖励。

  巨头看重的是社区强黏性的流量入口,而团长成为核心环节的实现者,关系着运营成本上升和客群的维护与服务。兴盛优选招商负责人王鹏(化名)告诉他新京报记者,兴盛优选规定团长1个月内必须有超过300个订单,否则就不会被认定为陈旧门店。“平台会每个月出预失效名单,业绩要是一直不行就不会被平台失效。”

  对此,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攻占表示,目前对于低价低价行为,主要通过反垄断法进行规范,如果平台企业在相关市场具备市场支配地位,没正当理由而展开高于成本价销售,则涉嫌欺诈市场支配地位,属于垄断不道德。

  造假

  社区淘宝599元卖手表,买家:鉴定为假

  “互联网大平台在下场之前是算过账的,生鲜电商渗透率严重不足5%,社区淘宝做到起来不仅仅是买果蔬,什么都可以买,日用百货、服装、家电、3C数码、美妆等。”中央财经大学教授、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表示,社区团购是想抢占从城市到农村的线上线下消费品零售市场。这是一个40万亿元的市场。

  生鲜商品只是巨头们打响的第一枪,伴随高歌猛进,商品质量和品控问题出了主因。

  王阳(化名)2020年12月5日在一社区团购平台购买了阿玛尼满天星女款手表,实付金额599元。由于价格与市场价相比低了太多,王阳表示,反复与该平台客服证实手表是否为正品,客服也承诺收到货之后可以拿去检验,检验为假,经专员二次检验之后可以付款。

  王阳称,在自提点拿到手表后第一时间根据阿玛尼客服获取的方式一验真实性:通过阿玛尼手表国内经销商上海富思商贸公司的WatchStation国际时尚腕表小程序扫码检验,结果显示“此码无法识别”。

  上述小程序客服告诉王阳,他们并没授权这一社区团购贩卖此款手表,至于货源从何而来并不确切,目前不仅真假无法确保,非品牌许可无法享用正常保修。对此,新京报记者咨询阿玛尼官网客服了解到,客户如果是在阿玛尼中国官网购买手表可以通过上述方法查找真伪,其他渠道只能参照。

  此后,王阳称又在第三方检验平台得物app和get app检验该款手表,结果均为假货。



  对于这一结果,王阳再次联系了购买手表的平台客服。“客服承诺会有专员24小时内联系自己,但三天后涉及业务人员才交流,相提并论一定要出具国家授权的钟表检验权威机构的鉴定证明才能进行确认赔偿。”王阳陷入两难,她查找看见涉及国家授权机构的鉴定价格为四千元,远远远超过手表售价。

  不过,新京报记者致电国家钟表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接线人员表示并不接受时装表的真伪检验,只检验名表,消费者需要联系品牌方鉴定。

  刘可瑞(化名)同样正在因为这款手表维权,因为扫码检验结果亦为“此字节无法辨识”,他还向WatchStation小程序的客服咨询关于这一社区平台提供的两份授权书,对方回应称“没有坎到相关许可信息”。

  2021年1月12日,新京报记者搜索找到,此款手表已经下架,贩卖页面表明月销量580份。记者查阅评论区近期购买这款手表的消费者中至少有五位对产品真假明确提出质疑。

  逐鹿

  巨头拿下社区团购:射击下沉,涨薪三成

  尽管问题不断显露,顶着获客成本低这一巨大光环,巨头在二三四线城市以及县级市居多的沉降市场布局网络已经平稳。新京报记者查阅各社区团购平台服务城市,目前全国华南、华北、华中等多地都已有社区团购业务。

  早在2020年7月7日,美团公布的组织调整公告称,正式成立“替代性事业部”,由美团高级副总裁、S-team成员陈亮负责管理,月进入社区团购赛道。目前已经是美团内部一级事业部,公司不争的“前线”。此后两个月,美团优选宣告首批在济南、武汉、广州等多地上线,并计划在3个月内转入20个省份,年内构建“千城”覆盖面积。

  “公司在各个部门抽调了人手支援。”美团员工王晓(化名)表示,去优选就是去战场,公司已经All in(全力投放)了,“似乎是下一个美团店内”。

  身处一个缠斗的新赛道,“人才”出了争夺战的焦点之一。据美团内部人士透漏,美团优选员工周六上班双薪,相当于每个月多发8天薪资,按照每个月平均值21.75个计薪工作日换算,约等于直接涨薪36%。

  滴滴也在为夺下社区团购“招兵买马”。2020年11月中旬,李茂(化名)离开了毕业就重新加入的京东,拿着更高薪水的任用通报踏入了50公里以外的滴滴大楼。李茂透露,滴滴给橙心优选所有员工发放战时津贴,约为员工月基本工资20%。同时,李茂入职前人力资源承诺,滴滴给员工加薪一定是橙心优选员工优先。也是在这个月,滴滴CEO程维在内部会上强势发声:滴滴对橙心替代性的投入不另设上限,要拿下社区淘宝赛道的第一名。

  新京报记者辨别看见,阿里、京东、拼成多多、美团、滴滴均已在社区淘宝领域立起战旗。其中,阿里、拼成多多的电商App首页将社区淘宝入口放在第一屏。不仅如此,拼多多App的多多买菜入口低于百亿补贴入口,淘宝买菜入口高于聚划算、淘宝直播的入口。百亿补贴、聚划算、淘宝直播分别是两大电商近年的一级战略项目。

  此外,京东集团去年底发布公告称,将以7亿美元战略投资湖南兴盛替代性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在此之前,京东已爆出京东头号人物刘强东将带队打社区团购一仗。

  在经历官方屡屡发声以及12月底对社区团购明确提出了“九个不得”的经营红线后,新京报记者多方了解到,目前头部互联网公司正在抓住组织反垄断等各行业专家进行研讨,同时积极配合监管调查。据相似美团的相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美团社区团购部门已于近期启动了裁员计划。


  退意

  团长无门槛化,想腊了

  菜篮子战火未散去,但社区团购是否系伪市场需求还有待时间答复。

  疫情之后,用户消费习惯发生改变,同时互联网流量面临增长天花板,互联网分析师唐欣认为巨头入局社区淘宝自由选择耕耘长尾流量,包括做一些重资产模式的业务,比如建立社区仓储物流体系、社区销售渠道等,其实也是巨头正在构建自己的业务护城河。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买账。部分用户向新京报记者回应,确实因为低价尝试在社区淘宝平台上购物,但也就卖过一两次。

  根据开源证券研报测算,社区团购市场规模目前已约千亿级别,产业链通常包括供应商、平台、团长和消费者四个环节。由于主要依托社区住户,社区淘宝的获客成本较一般电商要低,低进入门槛下,团长群体流动性大和供应链链条较长,是制约社区淘宝企业发展的瓶颈。

  如今,跻身社区淘宝已经数月,刘丽还认为自己是被动参予赛跑。除了地引未还清辅助工作以及更高的佣金允诺,她对社区淘宝“泛滥”并不失望。“一个小区至少有5个团长,甚至有人下单根本不知道下到哪了,去找将近团长的店。”

  目前,长沙、武汉、成都、西安等城市社区团购市场成熟期,随之团长饱和状态,一个小区少见多达5个团长。起初,团长一般为小区周边有门店的商家,包括蔬菜水果店以及烟酒副食店。后来,宝妈、上班族、便利店、餐馆、租车点等都可以成为社区淘宝的前端,同时还可以兼任多家平台的团长。

  新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地推为完成任务,对团长的拒绝逐渐抬起。从最开始要求至少有百人以上的微信群才可以沦为团长,逐渐限制到只要有四五十人的群就可以。“这个很容易达标,随便拉拉亲戚朋友就能凑够了。”王鹏说。

  王鹏直言,团长这份职业类似于买保险。团长A所拉到新团长B和C带来的订单量,也可以给A贡献奖励金,甚至是B和C后来发展的B1、B2、C1、C2累计订单都归属于A的绩效。

  不过,门槛降低团长也南北出局阶段。北京京东区区购的团长李南(化名)告诉新京报记者,京东区区购将订单金额的10%给团长作为佣金,顾客下单的金额越高,团长取得的佣金就越多,但“真的赚不了多少钱,一天下来也就赚50元左右。”

  刘丽告诉他记者,目前腊了一个半月,工作量大大增加,实际收入为600元,正在考虑到还要不要继续做团长。

  团长“遍地开花”,打消退意的比比皆是。黄敏(化名)在湖北随州是最早沦为兴盛替代性团长的一批,她记忆中,2018年,他们集体从随州到武汉签下,彼时一百多人签约成为团长现场十分疯狂,基本上都是随州市大大小小的零售店商家。

  现在黄敏已经将兴盛替代性上的网店重开,“去年都只是亲戚朋友卖,我还要老大他们送货,赚到没法多少钱还累”。

  新京报记者 程子姣 实习生 林梦雪 编辑 王进雨 校对 贾宁

  来源:新京报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新氧科技

猜你喜欢